“三恒”團隊有乾坤
——記龍泉項目建設團隊

來源:四分局作者:魏來 時間:2020-10-19 字體:[ ]

有一種房子,不需要暖氣空調,卻可以將室內溫度常年保持在26度左右的恒溫狀態;不需要灑水抽濕,卻可以將室內濕度穩定控制在人體適宜的40%到60%之間,確保室內無黴變、不陰寒;不需要空氣淨化器,卻可以持續置換汙濁空氣,提供源源不斷的新鮮氧氣。

這種“恒溫、恒濕、恒氧”的被動式住宅如此“神奇”,它的建造者同樣與衆不同,內藏乾坤——來自水電五局的這支年輕管理團隊在此精雕細琢、丹楹刻桷已三年有余。凡是在項目工作過的人除了對被動式住房的先進技術如數家珍,更是對項目團隊精誠合作、不分彼此的“三恒”工作氛圍津津樂道。

這就是西南地區首個大型超低能耗被動式住宅項目——成都洺悅禦府項目管理團隊。



“核能”反應爐

黃金周的喧鬧漸漸散去,秋風裹挾著落葉行走在街道上,顯得格外清冷蕭瑟,但此時此刻界牌地鐵站旁的洺悅禦府項目施工現場仍機器隆隆,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當我們發現了問題,給出了解決方案,明確了責任人,定下了完成時間後,那接下來要做什麽?”

李曉凱喝了一口水又繼續說道:“你還要每天催,把計劃拆解詳細,最好每天對標找差距,通過每天現場碰頭會,找准差距對整個計劃的影響是什麽,跟進方案是什麽,需要什麽幫助,需要什麽資源?這樣才能保證任務萬無一失。”每周五的下午,項目經理兼黨支部書記李曉凱都會找員工們聊聊,看看他們的工作內容完成情況,了解一下他們的成長情況。他個頭不高,雙眼炯炯有神,2010年大學畢業至今,已在水電五局工作了十年有余。

作爲新型項目的掌舵人,李曉凱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項目籌備時,他牽頭找資料,寫策劃;動工了,他帶領一線施工員、測量員,整天泡在工地,旁站驗收;檢查時,他跑前跑後,忙彙報,忙接待;防疫時,他又到處聯系購買物資,制定防疫應急預案。哪裏的工作最難開展,他的身影總會出現在哪裏。

他雖是一名領導,但更像一個盡心盡力的兄長,一個永遠不缺燃料的反應爐,樂觀積極地發光發熱,孜孜不倦地爲大家輸送動力,激勵帶動著團隊每個人的工作熱情,沸騰著,奮進著。

 


“硬核”加濕器

“醒了,醒了!”

晚上8點,唐梓軒在醫院的病床上悠悠轉醒。耳邊傳來了項目工會主席楊鍵的椒鹽味普通話。

“剛才給你據(紮)了一針抽點血,檢查了一下,沒得啥子問題,就是有點低血糖,給我整的驚風火扯的。你娃是不是沒吃晚飯?”唐梓軒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哎,現在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思想呀,咱是莫法理解,不曉得你們一天在追求些啥!你要是我兒子,看我揍不揍你!”楊鍵看似責怪,實則擔憂焦慮。

“來,先喝點葡萄糖,待會帶你去吃飯。”說著話,楊鍵已經將玻璃瓶打開,遞了過去。

這位“硬核”家長式的領導,項目員工對他是又怕又敬!

七月末的一天,下午铄石流金,到了傍晚7點依然熱氣騰騰,讓人汗流浃背。原本計劃在下午澆築的27號樓五層混凝土也因爲氣溫過高,臨時安排在晚上進行,以保證成型質量。

工作了一天的唐梓軒爲了減肥,故意沒吃晚飯,餓著肚子盯現場。檢查混凝土泵管,聯系砼料,協調人員,制作試塊,樓上樓下跑了四五趟的唐梓軒突然覺得天地旋轉,暈倒在地上。剛回項目食堂吃飯的楊鍵在聽聞消息後,撂下碗筷就趕來了醫院,急的滿頭大汗。

自1989年在寶珠寺電站水電隊參加工作以來,楊鍵已在水電、房建行業摸爬滾打三十一年,豐富的工作經驗和恪盡職守的工作態度使他對水電安裝、安全管理、工程技術無一不精。

來到洺悅禦府項目之後,作爲團隊的最年長者,不僅管生産,還生平頭一遭兼起了工會主席,從此,他便又多了一份“操心”,更是“擔心”——員工的後勤保障和成長成才。

擔心工程部的“00後”王浩宇第一次在施工現場通宵值守混凝土澆築出問題,楊鍵半夜帶著泡面開水去探視,實在不放心,便帶著他一起值班到天明;擔心項目外地新入職大學生現場管理有方言障礙,楊鍵親自帶著他們穿梭于施工現場各個施工點,讓新生有樣學樣,快速融入崗位;擔心項目員工吃不好,楊鍵從“食有家味”著手,廣泛收集各類意見建議,與職工群衆共同探索食堂建設先進做法。

就像炎炎夏日裏不期而遇的陣陣清風和涼爽雨露,楊鍵用自己的“硬核”方式呵護著項目每一位員工的成長,“快刀斬亂麻”卻也“潤物細無聲”。

 

“除霾”小能手

中午11點40,馬上要開餐吃飯的當口。灼熱的陽光和聒噪的蟬鳴把人心催得焦焦的。

18號樓西面山牆的牆根旁,項目工程部主任查良梁還有門窗施工班組的三個工頭正盯著氣密性檢測儀的灰色電子屏。

“滴.滴.滴。”只見屏幕上的數字毫無節奏地跳動著:0.32、0.43、0.49……

数字越大代表从室内逃逸的气体越多,眼看着数字逼近 “极限”,查良梁的汗水从下颌滑落,滴在满是泥灰的水泥地上,氤氲一下,便迅速消失不见了。

“都別緊張哈,過了就吃飯!”查良梁故作輕松地打趣著,目光卻被那塊小小的電子屏緊緊地粘著。

一旦數字超過0.6,就意味著房屋的氣密性能不再滿足德國PHI(被動房研究所)機構的認證要求。對于被動式住房來說,建築外牆的氣密性直接決定了房屋的舒適性、耐用性和節能效果,良好的氣密條件可以有效降低房屋能耗,減少熱量流失和熱交換,重要性不言而喻。

“0.7。”大家沈默了,驗收宣告失敗……

連日來,項目氣密性工程驗收通過率低下嚴重拖累了履約進度,成爲項目關鍵線路上的重點問題,如同陰霾萦繞在大家眼前。

當天,在查良梁的帶領下,一個以《提高超低能耗建築氣密性處理一次驗收合格率》爲研究課題的QC小組快速成立了起來。

曆時一個月,10位職工組成的研究小組通過上百組實驗數據,重點分析了導致氣密性驗收不過關的各項末端因素,最終發現要因——“窗腳預留環帶長度不足”和“型材腳件覆蓋不足”。

隨著改進措施的快速出台,該課題不僅成功將項目氣密性工程驗收通過率從80%提升到95%,更爲項目創造了直接、間接經濟效益22萬元。

潔淨的空氣是生命健康的必要條件,室內空氣質量更是與人們的身心健康息息相關。查良梁——這個團隊的“新風系統”,也逐漸從2016年剛參加工作的“小功率”成長爲如今的“大馬力”,務實求證,大膽創新,爲大家掃除著陰霾,帶來源源不斷的“新鮮空氣”。

 

“核能”反應爐,“硬核”加濕器,“除霾”小能手……如同被动式住房的“三恒”系统,龙泉洺悦御府项目团队的每个成员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凝聚成一个攻无不克的战斗堡垒,继续书写着属于他们的动人故事。




【打印】 【關閉】
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